2012年6月29日 星期五

廣府人食消夜


廣府人食消夜,不夜宵,因為消夜本來是消磨夜晚的時光。

唐朝方干的冬夜泊僧舍詩:「無酒能消夜,隨僧早閉門。」宋代周邦彥《關河令》:「秋陰時晴向暝。 變一庭淒冷。 佇聽寒聲,雲深無雁影。更深人去寂靜。 但照壁,孤燈相映。 酒已都醒,如何消夜永。元˙孟漢卿˙魔合羅˙第一折:「他有那乞巧的泥媳婦,消夜的悶葫蘆。」清代孔尚任《甲午元旦》:「蕭疏白髮不盈顛,守歲圍爐竟廢眠。 剪燭催乾消夜酒,傾囊分遍買春錢。」

可見消夜等於我們今日*浮巴*。他們以飲酒來消夜,怎能沒有野食。吳自牧的夢粱錄˙卷六˙除夜:「是日,內司意思局進呈精巧消夜果子合,合內簇諸般細果、時果、蜜煎、糖煎及市食。」元˙周密˙武林舊事˙卷三˙歲除:「後苑修內司各進消夜果兒,以大合簇飣凡百餘種。」


(圖片來自meiko1101.pixnet.net 和 http://www.suijue.com)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