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0月29日 星期三

爺爺

今時今日,我等叫爺爺,就係指父親的父親。

其實係廣府話,爺字有另一個意思,就係指父親。

所謂契爺,兩仔爺,有爺生冇乸教,大老爺。於南陳寫成的木蘭辭,也有:軍書十二卷,卷卷有爺名。當中其爺字,就係指父。從父從耶,宋代會寫作從父從邪。因為兩者讀音相同,郎邪郡,干將莫邪。

從字的分工,便知道父字,比爸字和爺字更早出現。

既然父字意思明確,為何在宋代出現文字分工?自然合理假設,宋代引入新的讀音,而且來自北方民族,例如阿爾泰語系的民族。

如果原字變音,便出現一字多音,配上各種字有各樣讀音。例如吐谷渾,應讀作「突肉渾」,月氏讀作「月脂」。

當初真係萬萬想不到,爺字是宋代的外來語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