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0月31日 星期三

廣府話休褲


「休」褲的「休」,本為揄。根據說文解字,引,即牽挽。史記卷一一七,司馬相如傳:「於是鄭女曼姬,被阿錫,揄紵縞。」聊齋志異卷一,嬌娜:「女乃斂羞容,揄長袖,就榻診視。」唐代元稹的贈別楊員外巨源詩:「揄揚陶令緣求酒,結託蕭娘只在詩。」文選,司馬相如,長門賦:「揄長袂以自翳兮,數昔日之愆殃。」

揄,常讀作魚,為何可讀作休?因為唐韻記載以周切,而集韻和韻會則記載夷周切,音由。抒臼也。詩經大雅生民:「或舂或揄,或簸或蹂。」清理米臼,取出米臼中的米。


2012年10月28日 星期日

打爛沙盆問到篤

哲學家勞思光離開了我們,但他的精神長存。他常常勸勉學生,切勿成立門派,而應保持開放性,以免成為封閉的系統。他個人對學問的追求孜孜不倦,研究到底。正正是廣府話所謂,打爛沙盆問到篤。

打爛沙盆問到篤,有人認為應該寫成打爛沙盆璺到豚。《揚子·方言》東齊聲散曰,秦晉聲變曰,器破而不殊其音,亦謂之。秦晉器破而未離謂之璺。

揚子,何許人?西漢哲學家、文學家、語言學家,本名揚雄(前53年-18年)。他所寫的是《輶軒使者絕代語釋別國方言》。輶軒呢?古代天子之使臣所乘的輕便車子。這裡的絕代,並非當世無雙,而是遙遠時代。為何遙遠?看,把秦晉,東齊都列作別國,所以推斷是周天子春秋五霸的時代(-前376年)。相差大約300年。

豚呢?本為小豬。《唐韻》徒䰟切《集韻》《韻會》徒渾切《正韻》徒孫切,音屯。

什麼是璺到豚?就是指裂痕延伸到沙盆底。怎知道豚有另外一個同音字-臀。臀,器物的底部。周禮《冬官考工記》栗氏:「其臀一寸,其實一豆。」本作

因此有理由懷疑應該是打爛沙盆璺到臀。


2012年10月19日 星期五

廣府話舊時

明朝歸有光《項脊軒志》
項脊軒,舊南閣子也。室僅方丈,可容一人居。百年老屋,塵泥滲漉(音:甚路),雨澤下注,每移案,顧視無可置者。又北向,不能得日,日過午已昏。余稍為修葺,使不上漏;前闢四窗,垣牆周庭,以當南日;日影反照,室始洞然。又雜植蘭桂竹木於庭,舊時欄楯,亦遂增勝。借書滿架,偃仰嘯歌,冥然兀坐,萬籟有聲,而庭階寂寂;小鳥時來啄食,人至不去。三五之夜,明月半牆,桂影斑駁,風移影動,珊珊可愛。然余居於此,多可喜,亦多可悲。

宋代辛棄疾《西江月》夜行黃沙道中

明月別枝驚鵲,清風半夜鳴蟬。稻花香裏說豐年,聽取蛙聲一片。 
七八個星天外,兩三點雨山前。舊時茅店社林邊,路轉溪橋忽見。


宋代李清照《南歌子》天上星河轉詞
舊時天氣舊時衣,只有情懷不似舊家時。

唐代劉禹錫《烏衣巷》詩

朱雀橋邊野草花,烏衣巷口夕陽斜。
舊時王謝堂前燕,飛入尋常百姓家。


《後漢書·東平憲王蒼傳》
乃閱陰太后舊時器服,愴然動容。

同一篇的東平憲王蒼傳
然數見顏色,情重昔時,中心戀戀,惻然不能言。

當中的昔時也指以前,類似舊時的意思。



2012年10月16日 星期二

廣府話水溝油


廣府話的水溝油,指水火不容,因為水和油兩者不能混合一起。可是,大家忘記了溝字,本來是指水溝,陰溝,陽溝,溝渠等等,最多引申到溝通。

其實水(kau)油的(kau),本字應該是勼,根據說文解字,勼,聚合。引申作混合之義。除了水勼油,忌廉勼鮮奶,勼亂。

勼,從勹,九聲。或作九。左傳作鳩。古文尙書作逑。《唐韻》居求切《集韻》居尤切。擬音,gau1。g-,k-發音位置接近,所以語音經歷千年,常常互相變換。


後話:
艽叴訄鼽鳩肍簋虓旭宄究仇尻勼廏氿軌馗禸,在說文解字,被列作九聲。
在廣府話讀音都歸類為,jau,gau,kau,gwai,kwai,juk。
在普通話讀音都歸類為,jiu,qiu,gui,kao,kui,rou,xu。



2012年10月10日 星期三

吐艷華堂人盡嗅


《咏梅》

作詞:鄭國江 作曲:關正傑

雪入梅林梅傲雪
風入梅林梅耐風
韻味適雅士  折在家裏奉
梅蕊銀瓶幽香送

吐豔華堂人盡嗅
身在重重榮譽中
說是詩意重 說是畫意重
誰料難得百日紅

一朝芬芳散 回想似一夢
枯枝泣風裏 空言當初勇

最羨同儕仍耐凍
果實盈盈仍耐風
愛極反變害 讚譽不永在
寧願形態不出衆


這首歌歌詞非常美麗,但被人誤會很「臭」。因為以為「吐豔華堂人盡嗅」的「嗅」讀臭。




其實嗅,可以讀控(hung3)。雖然根據宋代《廣韻》《集韻》《正韻》許救切,(heoi2+gau3 = hau3),擬音吼。其實《集韻》另有記載,香仲切,(hoeng1+zung6 = hung3),擬音控。

例子:「乜你嗅到咁埋架」

2012年10月5日 星期五

煮飯


今時今日,香港人去外面食飯多,係家中煮飯少。以前則多數係家中煮餐飯。一些古代小說,煮飯是常見的情節。

清朝浮生六記˙卷四˙浪游記快:「舟子頗循良,令其糴米煮飯。」

明末凌濛初所著的初刻拍案驚奇˙卷二:「只因公婆凶悍,不要說逐日做燒火煮飯熬鍋打水的事,只是油鹽醬醋,他也拌得頭疼了。」卷二十四:「家主既去,剩下酒肴,他就毀門折窗,將來燙酒煮飯。」

明朝中葉的西遊記˙第六十八回:「行者暗笑道:『沙僧,好生煮飯,等我們去買調和來。』」第八十一回:「教那些和尚忙忙的安排,淘米、煮飯、……做粉湯,抬了四五桌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