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9月27日 星期五

香港詞彙:咕喱

香港人講的咕喱,其實來自Coolie。16世紀,葡萄牙人到印度聘請工人,當地人叫傭人為quli,於是葡萄牙人把這個詞帶來中國。清末民間長編小說二十年目睹的怪現象,也採用quli一詞,寫成苦力。第五七回:“來到香港,當苦力度日。”老舍“茶館”第二幕:“街上抓夫呢!抓去也好,在哪兒也是當苦力。”

苦力本來解釋為盡心盡力。宋代葉適《法度總論三·銓選》:“學士大夫,勤身苦力,誦説孔孟,傳道先王,未嘗不知所謂治道者非若今日之法度也。”

古今苦力都總有主人。古代稱之為使頭。唐代的《敦煌變文集·父母恩重經講經文》:“阿娘幾度與君婚,説著人皆不欲聞;纔始安排交(教)仕宦,等閒早被使頭真(嗔)。 ” 宋代孫光憲《北夢瑣言》卷二十:“偽蜀主歸命時,內官宋愈昭將軍數員,舊與孫( 孫雄)相善,亦神其術,將赴洛都,咸問其將來昇沉。 孫俛首曰:'諸官記之:此去無災無福。但行及野狐泉已來稅駕處……此際新舊使頭皆不見矣!'諸官皆疑之。爾後量其行邁,合在​​咸京左右, 後主罹偽詔之禍, 莊宗遇鄴都之變,所謂新舊使頭皆不得見之驗也。”

對了,大家可以看得出,使頭,即香港人講的事頭。以前,英女皇就是香港人的事頭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