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3月6日 星期日

廣府話當堂


當堂嚇一跳,原來得啖笑!原來當堂,解作即時。

清我佛山人(吳趼人)《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‧第41回》 : 「這是揚州戴春林的茶油筒子,……,講定了十來個錢一個,當堂點過,卻是九十九個都賣了。」

清朝小說《紅樓夢》: 「一行小字,道是寧國公賈演,榮國公賈法,恩賜永遠春祭賞共二分,淨折銀若干兩,某年月日,龍禁尉候補侍衛賈蓉當堂領訖。」

明朝小說《金瓶梅》: 「只望相公拿西門慶與嫂潘氏、王婆來,當堂盡法一番,其冤自見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