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0月29日 星期三

爺爺

今時今日,我等叫爺爺,就係指父親的父親。

其實係廣府話,爺字有另一個意思,就係指父親。

所謂契爺,兩仔爺,有爺生冇乸教,大老爺。於南陳寫成的木蘭辭,也有:軍書十二卷,卷卷有爺名。當中其爺字,就係指父。從父從耶,宋代會寫作從父從邪。因為兩者讀音相同,郎邪郡,干將莫邪。

從字的分工,便知道父字,比爸字和爺字更早出現。

既然父字意思明確,為何在宋代出現文字分工?自然合理假設,宋代引入新的讀音,而且來自北方民族,例如阿爾泰語系的民族。

如果原字變音,便出現一字多音,配上各種字有各樣讀音。例如吐谷渾,應讀作「突肉渾」,月氏讀作「月脂」。

當初真係萬萬想不到,爺字是宋代的外來語!







2014年9月11日 星期四

豈止


魏晉南北朝 《顏氏家訓·慕賢》: 此人用兵,豈止萬夫之望而已哉!

北宋《太平御覽·劉准》: 水德遷謝,其來久矣,豈止于區區汝陰揖讓而已哉!
北宋《太平廣記·李泌》: 代宗感悼久之,云:「吾弟之功,非先生則世人不知,豈止贈太子也。」

南宋《朱子語類》: 若說道不可改,雖終身守之可也,豈止三年乎!

明朝《封神演義》: 子牙大喜曰:「將軍若肯如此,真為不世之奇功,豈止進身而已!」

成書於清康熙四十五年《全唐詩·洛出書》: 既彰千國理,豈止百川溢。




2014年5月19日 星期一

鶻突


核突,本字鶻突,宋代朱子語類常用詞彙。曰:「某常以為程先生不必如此說,是多說了。經者,道之常也;權者,道之變也。道是箇統體,貫乎經與權。如程先生之說,則鶻突了。所謂經,眾人與學者皆能循之;至於權,則非聖賢不能行也。」

他們也會講「鶻鶻突突」。譬如《性情心意等名義》:
聖人只是識得性。百家紛紛,只是不識「性」字。揚子鶻鶻突突,荀子又所謂隔靴爬痒。

可是,當時是指模模糊糊,不明白事理。如果要指乖迕,則見於《明史·劉宗周傳》:“誅閹定案,前後詔書鶻突。” 清捧花生《畫舫馀譚》:“如某姬者,凌人傲物,施之同輩,真為鶻突。” 


2014年5月9日 星期五

果度

魏晉南北朝時期《世說新語·文學》: 殷中軍見佛經云:「理亦應阿堵上。」

《規箴》:「王夷甫雅尚玄遠,常嫉其婦貪濁,口未嘗言『錢』字。婦欲試之,令婢以錢遶床,不得行。夷甫晨起,見錢閡行,呼婢曰:『舉卻阿堵物。』」

《畫》:「顧長康畫人,或數年不點目睛,人問何事如此。曰:『四體妍蚩,本無關於妙處,傳神寫照,正在阿堵中。』」

唐高祖時期的《藝文類聚·錢》: 《郭子》曰:「王夷甫雅尚玄遠,又疾其婦貪,口未嘗言錢,婦欲試之,夜令婢以錢遶床,不得行,夷甫晨起,見錢閡之,命婢舉阿堵物。」

北宋成書的《太平御覽·人事部二十》: 妻試之,令婢以錢繞床,夷甫曰:「好舉阿堵物!」

同樣於北宋成書的《太平廣記·顧愷之》: 「傳神寫貌,正在阿堵之中。」

《康熙字典·九》(堵):又方語,若箇,這箇,兀的,曰阿堵。《晉書·王衍傳》衍口未嘗言錢字,婦令婢以錢繞牀下,不得行,衍晨起呼婢曰:舉却阿堵中物。







2014年5月7日 星期三

逼定擠

鐵路新聞,近日人多擠逼,兩母女出言不遜,女曰好擠,母曰好逼。擠,指擁擠,見於明代李介《天香閣隨筆》卷一:「及予兵抵安岳,聞客兵皆深入內地,擁擠一隅,歸路盡空,再上書條畫,力言不可。」《史記·項羽本紀》:「漢軍卻,為楚所擠,多殺,漢卒十餘萬人皆入睢水,睢水為之不流。」

然而,逼,指相逼。《爾雅·釋言》:「逼,迫也。」迫,窘也。《楚辭·遠遊》悲時俗之迫阨兮。「逼迫」早見於漢代傅毅《舞賦》:「車騎並狎,巃嵸逼迫。」又見於《列仙傳·務光》:「逼不以禮,遂投浮梁山,後游尚父山。」《淮南子·原道訓》:「處小而不逼,處大而不窕。」

兩個詞彙,歷史悠久,廣府話取逼字,普通話取擠字。何苦相逼?






2014年2月18日 星期二

廣府話運路行


星期日廣東道,示威又對罵。人人運路行。運路行的運,本字䡣([車軍])。《說文解字·車部》䡣:軶軥也。 《廣韻·軒》,䡣:䡣車前輕也。 《康熙字典》,䡣:《廣韻》戸昆切《集韻》《韻會》胡昆切,音渾。又《廣韻》還也。車相避也。

宋代釋紹曇所寫的《璉監寺》:「烹金爐裡脫胚[車軍],妙斲初無爺鑿痕。汝質自成瑚璉器,我儂甘作破沙盆。」


2014年2月13日 星期四

出來蒲


出來蒲,本字為出來酺。

據康熙字典,《唐韻》《集韻》《韻會》《正韻》,音蒲。

說文解字,王德布,大㱃(zaam2)酒也。

《廣韻》大酺,飮酒作樂。《史記·秦始皇紀》天下大酺。《註》天下歡樂,大飮酒也。《前漢·文帝紀》酺五日。《註》漢律,三人以上無故羣飮酒,罰金四兩。今詔橫賜得令會聚飮酒五日也。師古曰:酺之爲言布也。王德布於天下,而合聚飮食爲酺。唐無酺禁,亦賜酺者,蓋聚作伎樂,高年賜酒麪。

《列女傳·魯之母師》: 妾恐其酺醵醉飽,人情所有也。

《周禮·地官司徒》: 春秋祭酺,亦如之。
魏書曰:賜饒安田租,勃海郡百戶牛酒,大酺三日;太常以太牢祠宗廟。

《藝文類聚·月晦》: 《荊楚歲時記》曰:元日至月晦,並為酺聚飲食,每月皆有晦朔,正月初年,時俗重以為節。


可見三千年前,人已經識得出來酺。

2014年2月12日 星期三

令尊今年貴庚?


何謂庚?原來庚,指年齒,年壽。北宋彭乘《墨客揮犀》:『文彥博居洛日,年七十八,與和昫司馬旦席,汝言爲同庚會,各賦詩一首。』宋明 《三國演義》: 良久,問曰:『少年高姓、貴庚?』清代 《儒林外史》:『世兄今年貴庚多少了?』

令尊則是尊稱對方父親。因此,『令尊今年貴庚?』等於詢問對方父親年紀。


2014年2月10日 星期一

尼位兄台


尼位兄台,當中忌尼字,並非本字。因為尼,解作相近。據說文解字,從後近之也。《爾雅·釋詁》尼,定也。

尼位,應該寫作抳位。抳,集韻記載,女履切,尼上聲。博雅,解抳作止。一曰手指物也。引申,此物也。《漢書·司馬相如傳下》: 「掉指橋以偃寋兮,又猗抳以招搖。」顏師古注引張揖曰:「猗抳,下垂貌。」指橋,柔弱貌,隨風指靡。而偃寋,即偃蹇,解作宛轉委曲。

另外,有人會把抳位,寫成爾位。爾,可以解作爽、汝(你)、近、滿、盛。與抳字的意思有尐分別。

然而,與猗抳格格不入,卻是兄台。光緒26年出版的官話指南˙卷四˙官話問答:「兄台這一向少見,是有甚麼貴幹去了麼?」

吳兄,有什麼貴幹?


2014年2月7日 星期五

翠華很威水


這裡翠華不是餐廳,而是天子儀仗中以翠羽為飾的旗幟或車蓋。華即華蓋,帝王車駕的繖形頂蓋。 《文選·司馬相​​如<上林賦>》:「建翠華之旗,樹靈鼉之鼓。」 李善注:「翠華,以翠羽為葆也。」 南朝梁沉約《九日侍宴樂遊苑》詩:「虹旌迢遞,翠華葳蕤。」

何謂葳蕤?葳字,唐韻,集韻,韻會,於非切,音威。西漢東方朔《七諫上》:「葳蕤而防露兮。」(註)葳蕤,盛貌。蕤字,唐韻,集韻,韻會,儒佳切,音甤。東漢說文解字,草木華垂貌。西晉陸機所編纂的《文賦》有,播芳蕤之馥馥。《唐人詩》,望見葳蕤舉翠華。

因此,葳蕤的意思是草木茂盛,枝葉下垂的樣子。譬如《楚辭·七諫·初放》,上葳蕤而防露兮。張衡《東京賦》,羽蓋葳蕤。《玉台新詠·古詩為焦仲卿妻作》,葳蕤自生光。

四處彰顯威勢,光芒萬丈,可見非常葳蕤!







2014年2月6日 星期四

廣東打風舊


語言文化爭端不絕,廣東話時時無辜被欺壓,有如打大風。打大風,粵人又稱為打風舊。廣東新語:「南海歲有舊風。亦曰風舊。蓋颶風也。」當中的舊,就是惡鳥。風之惡,如舊。

但為何舊為惡鳥?據康熙字典,第一個解釋就引用東漢說文解字,鴟舊,舊留也。山海經:「南海蒼梧山有鴟久。」當然康熙字典,也有記載鴟久,並註鴟舊。


2014年2月5日 星期三

廣府話講天公


粵人呼天曰天公。《尚書大傳》卷五:「煙氛郊社,不修山川,不祝風雨,不時霜雪,不降責於天公。」宋代陸游《殘雨》詩:「五更殘雨滴簷頭,探借天公一月秋。」《唐書·藝文誌·樂類》載南卓《羯鼓錄》:「明皇命羯鼓。臨軒縱擊。柳杏皆開。笑曰。此事不喚我作天公可乎。」

既有天公,也有雷公。早見『王充論衡』畫雷之狀如連鼓形。又圖一人若力士。謂之雷公。『杜甫詩』安得鞭雷公。滂沱洗吳越。雷公之名甚古。楚辭屈原《遠遊》:「左雨師使徑侍兮,右雷公以為衛。」《紅樓夢》第六十回:「雷公老爺也有眼睛,怎不打這作孽的!」

2014年2月4日 星期二

乘客須知也古雅


清代蒲松齡聊齋誌異·絳妃:「有所奉托,敢屈移玉。」清洪楝園後南柯·釋酗:「今東宮要先生親去,方好領出,請煩移玉。」

移玉,就是敬辭,挪動腳步。近代也寫作請移玉步。其實類似敬辭,早見於先秦左傳。

左傳˙僖公二十六年:「寡君聞君親舉玉趾,將辱於敝邑,使下臣犒執事。」

三國˙魏˙應璩˙與侍郎曹長思書:「悲風起于閨闥,紅塵蔽于機榻,幸有袁生,時步玉趾,樵蘇不爨,清談而已,有似周黨之過閔子。」




2014年1月22日 星期三

廣府話令郎令嬡


廣府話中的令郎令嬡已經幾乎絕跡。今時今日,大都用仔仔女女,甚至用囝囝囡囡,即小男孩小女孩。其實大家不知道分別是閩語和吳語。

回頭說令郎,令郎是對方兒子的敬詞。原本是令郎君。魏晉南北朝末期,徐陵所寫的玉臺新詠,當中有首《古詩無名人為焦仲卿妻作》:「貧賤有此女,始適還家門,不堪吏人婦,豈合令郎君。」宋代朱熹《答徐彥章書》之三:「兩日偶看經説,有疑義數條,別紙奉扣,並前書送令郎處,尋便附致。」

有時候,我等會講公子。公子來源更早,《史記·貨殖列傳》:「遊閒公子,飾冠劍,連車騎,亦為富貴容也。」 宋蘇軾《王定國真贊》:「雍容委蛇者,貴介之公子,而短小精悍者,遊俠之徒也。」

令嬡或者令愛則是稱對方女兒的敬詞。 宋代話本小說-《京本通俗小說·碾玉觀音》:「虞侯道:『無甚事,閒問則個。適來叫出來看郡王轎子的人,是令愛麼?』待詔道:『正是拙女,止有三口。』」

除了令郎令嬡,上一輩的廣府話還會講令尊,令尊翁,來尊稱對方父親,令堂,令壽堂,來尊稱對方母親。為何用令字來配尊敬稱謂?因為令可指美好,譬如《戰國策·趙策二》:「趙燕再拜稽首曰:『前吏命胡服,施及賤臣,臣以失令過期,更不用侵辱教,王之惠也。臣敬循衣服,以待令日。』」令日就是吉日。又譬如《國語·楚語下》:「百姓夫婦擇其令辰,奉其犧牲。」令辰是指美好的時辰。孔子《論語》:「巧言令色,鮮矣仁。」令色指和悦的面容。

隨隨便便都能夠發現廣府話有很多歷史寶物。可惜,這些寶物卻慢慢煙沒。


2014年1月8日 星期三

床笫之私


很久沒有時間寫文,偶然見到網友評論,說有篇報導,竟然看起來像口第。遽聞原來是床(牀)笫,而且是採用香港字。難道床笫只應香港有,台灣沒有這東西?

台灣當初只採用床,而非(牀)。此牀不同彼床?看看康熙字典,反而見到根據南梁玉篇,床,為牀的俗字。牀,始見於東漢說文解字,安身之坐也。從木,爿聲。同我等挨屏椅的屏,同聲。古閒居坐於床,隱於几,不垂足,夜則寢,晨興則斂枕簟。

笫,又是什麼?笫,用竹編成的床席。《周禮天官》玉府掌王之袵席牀笫。《左傳》襄公二十七年:「床笫之言不踰閾,況在野乎!」

於是牀笫(音:姊)之私指示出牀上的私事,夫婦的私事。先秦《孔叢子》:「凡若晉侯驪姬床笫之私,房中之事,不得掩焉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