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1月27日 星期二

一蚊銀兩蚊銀


一蚊銀兩蚊銀的蚊,其實是緡,即貨幣單位。這個緡字就是串銅錢的繩。這條繩當初係釣魚用的線。緡,《洪武正韻》彌鄰切,音民。《詩經·國風·召南》其釣維何,維絲伊緡。《前漢·武帝紀》初筭緡錢。《註》緡,絲也,以貫錢也。筭,算也。

《全唐詩》卷五百一十一 卷511_107 張祜《感歸》:「
行卻江南路幾千,歸來不把一文錢。
鄉人笑我窮寒鬼,還似襄陽孟浩然。」

《全唐詩》卷八百五十八 卷858_2 呂岩《絕句》:「學道須教徹骨貧,囊中只有五三文。」

宋代孟元老《東京夢華錄.卷三.天曉諸人入市》﹕「酒店多點燈燭沽賣,每分不過二十文,并粥飯點心。」

元施耐庵或明初羅貫中《水滸傳.第四十五回 楊雄醉罵潘巧雲 石秀智殺裴如海》﹕「帳目已自明明白白,並無分文來去。如有毫釐昧心,天誅地滅。」

明代沈德符《萬曆野獲編.卷二十五.詞曲.南北散套》﹕「今無論其雜用庚清真文侵尋諸韻,即語意亦俚鄙可笑,真不值一文。」
凌濛初《初刻拍案驚奇.卷二十二 錢多處白丁橫帶 運退時刺史當艄》﹕「你在外邊榮華,怎知家丁盡散,分文也無了﹖」

清代吳敬梓《儒林外史.第十三回 蘧駪夫求賢問業 馬純上仗義疏財》:「皇帝也未必是要他這個箱子,必有別的緣故。這箱子能值幾文!」


2012年11月26日 星期一

廣府話搭嗲


最近很多鄰近地區忌官員對香港內部事務指指點點,特別係法律制度。正所謂搭嗲(daap3 de2),就係呢一種,即係搭訕(daap3 saan3)。難道嗲就係訕?訕-《說文》謗也。從言山聲。《玉篇》毀語也。嗲,則為撒嬌之聲。

很多人不知道它的本字是“茶”。閩南語“茶”的發音是[te]。潮州人“茶”的發音是[de5]。香港一般寫作“嗲”﹐發音是陰平。所以口水多過嗲,就係口水多過茶。收嗲,就係收口。嗲幾句,就係講幾句。


2012年11月23日 星期五

廣府話 姑勿論

梁振英當初振振有詞,說沒有僭建。何俊仁上訴,卻要姑置勿論。到了今天,仍然問題處處,非論不可。
姑勿論/姑置勿論,解作:暫是把問題放置在旁,不作評論。有時候,我們會講姑勿論,老一輩的會講姑勿。

姑勿論

《清稗類鈔.譏諷類二.金奇中自歉》﹕「金奇中居滬久,常鬱鬱不樂,林滬生問之曰:『君何所不慊乎?』奇中曰:『他姑勿論,即言三端可矣。人之有求於我者三:借錢也,薦事也,作伐也。我為謀之而恆不能忠,方自歉,何所樂乎?』滬生曰:『何也?』奇中曰:『借錢與人,萬貫不為多,百文不為少。然雖僅百文,我固已盡力矣。蓋我亦窶人子,人亦諒我也。為人介紹而作曹邱生,以我之力微,彼之技劣,而不能月得巨資。然彼固尚有所獲,慰情聊勝,我之力亦已盡矣。至於執柯,則必得兩造之同意而後可。今則女多於男,天壤王郎,且不可得,以執柯相委者多矣,百不一成,無可致力,此吾之所以自歉也。』」


姑勿


清史稿列傳六十七
度羅剎不敢出戰,如出戰,姑勿交鋒,但率剎引退。

聊齋誌異
鬼曰:“違悞限期罪小,入遭劫數禍大。宜他避,姑勿歸。

清稗類鈔
潘文勤胡文忠保左文襄
潘詢保何人,郭曰:“姑勿問,折已代撰,且繕就,第能具奏者,當以三百金為壽。”

明史
誌第七十 刑法二
失出者姑勿問,涉贓私者究如律。成化元年,南京戶部侍郎陳翼因災異復請如正統例。

元史
列傳第四十五
衡曰:“此不安於義也,姑勿論。禮,師傅與太子位東西鄉,師傅坐,太子乃坐。


2012年11月6日 星期二

杜甫客至

唐代杜甫寫過一篇詩,叫客至。

舍南舍北皆春水,但見群鷗日日來
花徑不曾緣客掃,蓬門今始為君開。
盤餐市遠無兼味,酒家貧隻舊醅。
肯與鄰翁相對飲,隔籬呼取盡餘杯。


北宋蘇軾
道士令嚴難繼和,僧伽帽小卻空迴。
隔籬不喚鄰翁飲,抱甕須防吏部來。


南宋詩人姜夔
鷓鴣天 丁巳元日


柏綠椒紅事事新,隔籬燈影賀年人。三茅鐘動西窗曉,詩鬢無端又一春。
慵對客,緩開門,梅花閒伴老來身。嬌兒學作人間字,鬱壘神荼寫未真。

盡見廣府話用法。日日來,樽,隔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