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月30日 星期三

鑰匙變成匙鑰



上一次講到羹匙。原來,嶺南人講鑰匙,北方人卻說匙鑰。這個轉變其實大約在明朝末年發生。當年有兩部小說,初刻拍案驚奇和二刻拍案驚奇,便有記錄。二刻拍案驚奇˙卷十九:「寄兒領了匙鑰,與沙三同到草房中。寄兒謝了沙三些常例媒錢。」初刻拍案驚奇˙卷二十四:「此時山門已鎖,須要主持師父處取匙鑰。」

之前,南北各地,如同嶺南人,都講鑰匙。譬如,明末,喻世明言˙卷三十六˙宋四公大鬧禁魂張:「宋四公懷裡取個鑰匙,名喚做『百事和合』,不論大小粗細鎖都開得。」凌濛初˙紅拂記˙第三齣:「此數十箱乃是文簿鑰匙,多是俺寶貨泉貝之數。」元朝˙王實甫˙西廂記˙第一本˙第一折:「(聰云)小僧取鑰匙,開了佛殿﹑鐘樓﹑塔院﹑羅漢堂﹑香積廚,盤桓一會,師父敢待回來。」元˙武漢臣˙老生兒˙第二折:「引孫,你打著,十三把鑰匙都在我手裡也。」北宋˙張君房˙雲笈七籤˙卷七十˙還丹內象金鑰匙:「今既聞命,實是飽於玄風,醉其真義也。吾向來井蛙醯雞哉!」

時間再推遠到南北朝。北史˙卷三十三˙李靈傳:「元等入城,收管籥。」漢朝時寫成的左傳˙僖公三十二年:「鄭人使我掌其北門之管。」這個管籥就是鑰匙。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